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晓苏——拂晓奔向苏醒的太阳

社会由芸芸众生组成,你若无伤则社会无恙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菜鸟‘女侠’的游记—佳木斯(五)  

2008-11-06 19:05:30|  分类: 观景有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这篇日志我一直在犹豫着是写还是不写;因为那两个赫哲老人乞求的目光一直在我面前晃悠着;那苍老的声音也一直在我耳边回响着:“你是北京人呀,那你也不是记者哈?不是就好,可千万别把我们拍上。你一走了事了,我们的日子可就难过了。”但是我怎么能够不写?我看见那些挥金如土的人们离去时心满意足的样子;再看看那里的实际情况,我不能装瞎子看不见的。

  我们进了赫哲村以后司机师傅就把我拉到了旅游景点(一般去的人们都会受到这样的待遇),这里的一切看起来很好很漂亮。

    是谁说来着:哪里有人民哪里就有子弟兵。

    江边的渔船看起来也新崭崭的很是气派,

据说这条道上去就是赫哲村的,虽然收费但是平时人很多的。

一个威猛的塑像和那亭子、那桥似乎想说明些什么。

乌云下的赫哲人好像要驱赶什么一样,远处是前苏联。

感觉一切看起来也就是这样了,就算看见了新修的赫哲民俗文化村,也没感觉到有什么和别处不一样的地方。

我这一路走来,哪里都在大修土木,把个原本古老的大地改变的面目全非。但是如果换来的是那里的人民安居乐业,也是很大的功德一件,先就不用管有多少黑心财了。

我的赫哲村旅游似乎就要画上句号了,详细参观过的地方在我的动感相册里介绍了。就在我要坐上车子离开的时候,忽然突发奇想(现在想起来不知道是天意使然还是菜鸟新添的毛病)——我还没有看见真正的赫哲村呀。于是我就恳请司机师傅再等我一会,我要去瞎转转。

我漫无目的的走着,忽然眼前一亮,这是什么呀?

原来我走到了一条旧街上了,这是赫哲人生活的地方么?

宝贝你是谁?你是赫哲人的孩子么?

但是他没有理我,转身走进了街右手边的新房子里。(我当时就顾着照老房子了,完全没有留意到街的两边新旧不同的。)

我继续兴致勃勃地走着,认为这里是特意留下来作为新旧生活对比的,所以一路拍个不停。期间我也遇到了一些人们,但是一看到我拿着照相机在拍,有的马上转身跑掉了;

有的或者是一脸冷漠;或者是一脸蛮横地看着我,弄得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么?

我正走着呢,几声清脆的狗叫把我带到了这个院子门前,

我心想这回可有人被我堵住了,所以就壮着胆子走进去问道:“家里有人吗?”一进院子首先看见的是一堆菜和它,

(这么大的黄瓜我还是第一次见到,很好看吧。)

然后我又看见了两个衣衫破旧的老人坐在屋子的门口冷冷地看着我。我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大爷大妈好,您们是赫哲人么?”大爷冷冷地回道:“是呀,你有事么?”我赶紧回答:“我没事,我就是来旅游的,想见见真正的赫哲人是什么样子的。”大妈的脸上松弛了一些:“这孩子,人吗还不都一样的。”我指了指我进来时看见的一处房屋问道:“那是怎么了?”

大爷警惕地看了看我手里的相机问道:“你是哪的?”我赶紧说道:“您不用担心,我就是随便问问。我是北京的,但我不是记者,我就是喜欢拍照片的。因为我在北京的家两年前没了,也曾经看见过这样的景象,所以心想这里难道也会拆迁么?”

大爷松了一口气说到:“你是北京人呀,那你也不是记者哈?不是就好,可千万别把我们拍上。你一走了事了,我们的日子可就难过了。”我赶紧说道:“您放心,我不会的。”大爷慢慢说道:“这是政府给我们在市里盖了房子,让我们搬到那里去住。那家呢,弟弟在市里有上班的就搬了;哥哥家里没有所以就没搬;房子就被拆成这样的了。”

我困惑地说道:“让您们搬到城里去是好事呀,为什么不搬呢?”大妈眼圈一红,带着哭腔说到:“姑娘,你说我们怎么搬?土都埋半截的人了,啥本事没有,搬进城里你说说看,我们怎么活呀。”我问道:“那应当会给您们有安排的呀。比方吃穿用度什么的。”因为北京施行了老年人如果生活没有经济来源给生活费的政策;所以我理所当然的认为这里也应当一样的,只不过可能给的多少有所差别罢了。

大妈混浊的眼泪顺着苍老的脸庞流了下来,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,小狗呜呜的低声咆哮了起来。大爷断喝道:“别再说了。”大妈低下了头,嘴里用我不懂的语言念叨了起来。大爷警惕的看了看院子外面对我说道:“我们在这里土里刨食过的还不错的,到了城里我们怎么能够习惯呢。凑活着吧,还能活几天呀。”

我的眼睛模糊了,看着这两位老人,赶紧把身上所有的钱拿了出来要给他们留下,大爷断然拒绝了。大爷说到:“我们赫哲人什么样的日子都过过,现在已经是很不错了。我们不会要你的钱的,因为我们是挺着脊梁过日子的民族。”我的眼泪不禁哗哗地流了下来,为了不再给他们增加烦恼(小狗又在呜呜了),我向他们告辞转身准备走了。正在这时大妈又把我叫住了,但是当我回过头来的时候,两位老人只是用乞求的目光盯着我,并没有对我说些什么。我一擦眼泪对着他们说道:“您们放心,我不会把您们的照片公布的,我不会给您们添麻烦的。”两位老人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我顺着路走了出来,一些站在新房子附近的人们用一种怪异眼神看着我,我挺胸抬头地在他们面前走了过去。一路上看见的依然是那麽鲜明的新旧对比,不知道是否还有人在这里是因为故土难离而继续居住的;或许是还有其他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。

一缕炊烟冉冉升起,是该回去的时候了。司机师傅看见我眼圈红红的回来,二话没说把我推上了车,一加油门往村外开去。当车子经过村口的时候,我看见了一块巨石立在那里,

我执意让师傅停下车,走过去摸着那冰凉的石头,遥望着那两位老人居住的方向,心里默默祈祷着:但愿您们的难处能够被真正的记者发现,那样一切就会好起来了。

我写到这里放下了笔,心上的石头却无法放下,这就是我所希望看到的么?我心里默默地祈祷着:但愿我的文章不会触动某些人的神经吧;但愿有心之人可以尽快地帮助他们吧;但愿不会给可怜的人们再增加烦恼吧;但愿让这个世界充满爱吧!!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